25歲之後開始買花送給自己

第一次收到花是在國小的時候,但是對象並不是坐在隔壁的小男生,而是我浪漫的母親,她捧著一大束花參加我的國小畢業典禮。小時候覺得挺尷尬的,放眼望去,眾人之間只有我懷裡捧著花,矮小的我完全看不到前方的路,內心喜悅卻難為情的矛盾情緒交疊,還要攪和著懷舊金曲芳草碧連天的聲音,走完學弟妹拉著花圈,代表鵬程萬里的長長走道。

 

送花的理由,不在於花種類別、精心包裝,而是在於為何而送。

那時候母親的那束花象徵著慶祝我迎接下一步的成長,以及為人母看到長女步入下個階段的喜悅。即使現在已經想不起來,花束的包裝紙是什麼顏色?用的花材有哪些?我卻深刻的記得那時候,自己踏入下個階段的興奮和喜悅,是伴隨柔柔花香的。

送花的緣由,來自花所代表之意像。久而久之,說是問起對方為什麼要送花給自己,大部分的人說不出花所代表意義,反倒因從眾效應而發展出各種自圓其說的行為解釋了。

 

玫瑰花的美並不是在於渾然天成的比例,而是展現其生命。

某日被重複工作摧殘到茫然的我,突然興起到花市,我一個人悠悠走在商家之間顯得有點突兀,看起來既不是花藝師也不是熟悉花種的人。後來我在一間擺著各式玫瑰花的商家前停了下來,有位女士對著擺在水桶裡的花指指點點,似乎正在考慮與手上的花種搭配是否合適,商家一邊按著計算機,一邊說明花種的特別之處。後來,我也學著一把抓起最鮮紅的玫瑰結帳。

到家之後怕敵不過外面烈陽的炙熱,我快速的把玫瑰花放在水桶裡,才開始剪去多餘枝葉的工作。

我一邊修剪,一邊看著每支玫瑰花綻放形狀不同,枝幹或直或彎,其實每支玫瑰長的都不如卡通裡的完美比例,那時候還認為自己不懂花,買個經驗就罷。等到修剪完畢綑綁成束,我放入桌邊上花器中,倒退向門口走了幾步,覺得空間有點不同了。

腦中立刻想到世界之所以豐沛有趣,並不是在於高山之峻峭或海洋之廣大,而是生於其中的生物,在時間軸裡展現價值,相互影響、變化而成。

 

與花市相同的是,我們也常常在人力市場中,被比較生產力和價值。

不管是哪個領域,每一天都必須面對生存和理想之間的拉扯,加上糾結工作帶來的疲倦、職場鬥爭、討論團購優惠、甚至抱怨上司及同事,幾乎花了很多時間被他人牽動著。常常喊著口號等結束下班、等存款理想,總認為有那麼一天,我們會因為現在的努力和忍氣吞聲而自由。

這樣的自我催眠式說詞,說穿了也是在為自己找藉口。其實我們都知道無法掌握未來,也不知道現在努力是否成真或變質,我們總把期待放在未來,希望那時候的自己有能力能讓我們好過一點。

事實上,對於「過去」來說是未來式的「當下」,卻常常被我們使用在最無意義、最奢侈浪費的事情上。

 

生存價值在於生命力。

25歲之後開始買花送給自己,不是為了浪漫自己,也不是為了突顯成為獨立個體的榮耀。而是在經歷短短的職涯生活之後,理解我們常常身處於鏡象世界,並且做出關於自己未來的選擇。提醒自己,每個最佳選擇不一定令我們感到愉悅、自在,但在每個時刻我們都必須擁有生命力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