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山紀錄|合歡山兩個岳 Face myself

「嗶嗶嗶,這是紀錄第一次登上高山的紀錄。」

上高山是一個小挑戰,從小就是對山嚴重過敏的我,容易暈車,好像也有點高山症,又怕各式各樣的昆蟲,所以在過去快30年的生活裡,我盡可能的逃避,不往山裡跑,當個假都市少女。直到爸媽某事提到這次和朋友的登山計畫,即使內心抗拒,嘴巴卻說「我也要去!」

這是我的月球計畫。

抵達合歡山中間偏上的武陵時,大夥興奮的跟招牌合照,我卻才睜開眼,呆坐在車上五分鐘,頭暈想吐,還有點噁心。光是上山就是一個折磨我的過程,我才沒辦法假裝沒事拍打卡照,算了,我繼續裝昏睡。

再閉上眼左晃右搖的之後,「到了!預計登兩個山喔,東峰和北峰」。

一踏下車,往上看,慘了慘了,看這種在入口就嚇人的路口,等等絕對不是「象山」等級的。心裡馬上閃過念頭,我等等一定要演出「我不行我不行,你們先走,我沒關係」的戲碼。我就是那種第一次抵達月球時,走個幾步路就返回地球的太空人吧,就這樣打卡踏踏即可,反正「我的一小步,就已經是廢物界的一大步」。

大概每過五分鐘,或是三分鐘,還是30秒?我就會有「我不行我不行,我真的不行,應該可以放過自己」的念頭,就在最後一次準備仰頭告訴爸媽,我想放棄時,他們卻已經走在隊伍最前端,才發現

難得,可以看到爸媽的背影。

小時候,總是看著來自外界和未知的光前進,辦了什麼歷屆最好玩的活動,拍了什麼比其他組別更感人的片,做了什麼看起來比較厲害的決定。做了好多好多,看起來「好厲害」成就,這些成就卻好像只為了想證明,自己到底是誰。

我感謝身邊朋友的照顧、感謝長官主管的提拔、感謝自己的努力、感謝上天的安排,卻很少感謝一直相信我的爸媽。拍片臨時需要支援,兩老就從家裡北上跑過來;拍片窮的要死,他們塞錢給我;不管我分享什麼政治、思考觀點,都盡力尊重我的想法。直到現在,我一個人任性的離職,做了創業夢,就算回到家,每天還是被行程、工作追著跑。但他們很少問起我,成功了沒、賺錢了嗎,但只要我回家,就準備我喜歡的食物、或是燉一大鍋像坐月子的雞湯。

他們一直在我身後,織起一張安靜、柔軟,卻堅毅和堅固的網。在我跌倒時,沒力氣時,接住我。讓我可以任性放開手,擺爛的往後躺。

所以我繼續往前走,只會沒力氣,但不會死掉、不會壞掉,不會失去最愛我的人。那我有什麼好放棄的呢?

登山的路途中,是安靜的。是孤獨但不寂寞的安靜。

後來,我就繼續走了。越往高緯度的方向走,路人越少,聲音類型越來越少。到了山峰,只有風聲、植物搖擺的聲音,以及,自己調整呼吸頻率的聲音、外套摩擦的聲音、鞋子移動沙土的聲音,還有腦裡輕脆又果斷的聲音。

偶爾我會摸摸片岩,原來地理課本上的高山地質摸起來是這樣;或是稱讚被風壓到倒一邊的小植物,「你們好勇敢,好棒唷。」;也會往回看、往下看,不知不覺走到這裡了。

這是第一次站上這麼高的山上,拿著一個不知所云的指示鐵牌開心拍照(忘記擺網美姿勢!)。走到這裡,才知道登山對身體健康的我來說,不是一件困難的事。最困難是在路上,遇到自我懷疑、抱怨、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大老遠跑到合歡山求頭暈耳鳴之後,還能夠邊爬邊呼吸,硬拖著身體到山頂上。

很有趣的是,漸漸的,身邊的人會越來越少。到最後,一起站在終點,分享感動的,不是在起點遇到那些對我喊「加油!」的人,而是和我一樣,那些享受安靜、征服,價值觀有點相像且自我相處舒適的人。

 

偶爾做一些本來很討厭的事,好像也不錯。

 

 

 

本篇文章參考資料:N

圖文:WanChi (若需使用請標註或告知,謝謝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ey,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
1.加入粉絲團,或是Instagram。
2.訂閱新文章通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