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波蘭男孩啊 Hej! Polski chłopak!

前幾天晚上,我把部落格網址傳給Piotr,並落下排外的幸災樂禍話:“But all in Chinese.” 過了一陣子,他開心的敲我,他說他用google翻譯找到前篇文章裡,我紀錄我們相遇的段落,接著說:

“ Anything else about me? ”
“ That’s all. ”

他其實帶給我很多在關係上的啟發,更多的是,改變我原來對於情感的想像和錯覺。所以我決定偷偷背著他,用這篇文章談論他、並記錄下來。

 

01 感覺

離開Gdansk到了Lodz的行程大部分都是,上午他去銀行上班,我也在公寓中工作,直到下班或休假時間他到公寓樓下接我,碰面之後,我們才會再一起開始他規劃安排的行程。逛博物館、購物中心、書店、植物園、騎腳踏車、逛超市、做鬆餅、看電影,不管他提什麼建議,我都可以順勢自然的說好。

回來臺灣後,某次聊到彼此近期喜歡的香水,他問我喜歡花香還是果香。「花香。」他說:「所以那時候我才會想約妳一起去植物園,感覺妳會喜歡。」

後來想想,原來當下對於行程,順勢都說好的原因,就是在臺灣的日常行程也是這樣子的。對我來說,只是換個國家、地方做這些日常瑣事而已。

姑且不管這個波蘭男孩,是不是都用這些行程混水摸魚的和朋友相聚。但有趣的是,僅為溝通工具的語言,一旦在社交關係中被抽離之後,人與人之間就只能運用最有趣的感知能力,建構出想像中的「真實」世界了。

這幾天在整理這些散落在四處的文字時,Piotr剛好敲我問我在幹嘛,我腦筋一轉,順勢請他用一句話來形容他眼中的我。

“Wan-Chi jest uśmiechnietą, przebojowa ciekawą świata dziewczyną.”
(Wan-Chi是一個愛笑、機靈鬼怪和有好奇心的女孩。) 

 

 

02 坦承

我們的英文口說程度,都不是流利到滔滔不絕那種。剛開始聊天的時候,他常常聽不懂,示意需要我再說一次,或認真立刻用手機翻譯波蘭文給我看。以致我很常驅動臺灣本土鄉親會有的「不好意思麻煩別人」靈魂,回他"It’s OK.",想說反正他聽不懂就算了。這時候他的眉頭,就會微微皺一下。

有天他又開始按手機鍵盤,我又說:"It’s OK."。這次,他回我他其實不太喜歡聽到我說這句話,因為他更希望可以知道我的想法。我才發現一直以來以為的隨和,在一段真心誠意的關係交流或經營上,不見得是一件好事。

我必須學著信任對方,把我的想法告訴對方,當然前提對方也是。我們才能真正從對話中「獲得」彼此的想法,尊重對方的發表權,再想辦法取得共識,才可以達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範圍結果。

除非某一方願意放下自我,無條件跟從對方的方向和選擇。否則若有一方放棄表達想法,關係之中的落差將會漸漸拉開,久而久之,雙方都會維繫得越來越辛苦。

 

 

03 離開

最後一個晚上,我們看完午夜最後一部電影,他陪我坐計程車回公寓。到了公寓大門口,我低頭翻找包包內的鑰匙,轉身一看,發現他站在門口的淺黃色燈下看著我。我問他要怎麼回家呢?他笑了一下,接著開始用波式英文對我講了很多話。

你是不是以為我接下來會寫個五百字心得分享他說了多少感人的話?

不,我全忘了。

是的,關於他說的話我忘得一乾二凈了。(多不負責任的女人)(笑)
我只記得,他在說話的時候,我很安靜的看著他。

用我的世界看著他純真又無暇的眼睛,沾上一點點雨露的棕色長睫毛,笑起來會夾帶小小淺色細紋的嘴角,時而害羞時而強烈的矛盾表情和漂移視角,搔頭或在空氣中揮動的手勢,以及欲迎還拒要走不走的移動腳步。

這些可愛的舉動沒有引起躁動的小鹿們,而是讓我瞬間跌坐在草坪中,旁邊還有寧靜且清澈的小綠湖,沒有烈日的透淨明亮天空,沒有萬欉樹木、沒有萬馬奔騰、沒有廝殺拉扯,只有一些小蝴蝶、一點點小白花,不吵不鬧的各自維生。這裡就像我的地下室一樣,我可以在這裡盡情不張揚的佈置喜歡的樣子,放一點有點濕度的涼風、放一點華順的爵士樂,最後再把我的空白畫布帶過來。

回過神,他依然急著把內心感受說出來,我卻調皮的溜進被封存很久的青碧邊際。

Thank you, you took me away from a place that has been stuck with me for a long time. Now, I know that I have to move up first, then I will take a breathe of fresh air. I think, it’s time to end the journey."

 

 

 

 

回臺灣之後,我偶爾也會想起他做鬆餅給我吃的背影,或是約我看恐怖電影他緊張得動來動去的樣子。他說他已經開始練習英文,因為他已經向公司申請長假,明年年初計畫來臺灣找我玩,這樣才可以好好跟我對話。

我很難用語言,精準描述我們的相遇和默契,不過這些回憶,我應該會記到九十歲,並足以脅迫小孫子聽奶奶的想當年。

 

 

 

 

 

本篇文章參考資料:N

圖文:WanChi (若需使用請標註或告知,謝謝。)
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ey,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
1.加入粉絲團,或是Instagram。
2.訂閱新文章通知
邀請你成為我繼續寫文的動力!

 

對「那個波蘭男孩啊 Hej! Polski chłopak!」的一則回應

  1. oops太浪漫了 90歲我要聽你在我耳邊緩緩道來這個故事 帶著炫耀口氣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