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山的餐桌 Lazy Picnic, Lady WanChi

第一章|日常

「都準備好了,還差兩個杯子,我剛開會結束,現在去買!」掛上電話,我隨手招呼計程車,到了最常也很少去的家飾店。以前在家飾店時,是想從外面的世界,偷一些拍照靈感,所以就像低級小偷一樣,呼吸是快速的,思想是緩慢的。這天,剛好相反,腦袋是等速運轉,呼吸是緩慢的,因為我只需要兩個新杯子,那種可以裝紅酒,也可以裝氣泡水的杯子。

如果每個人在飯後都有一個放paczki的胃,那我應該有存放供應調皮需求的體力地下庫。再度對著電話喊了一聲「食物交給我!」,火速的簽下露營食物小隊長的合約後,我趴在超市的冰箱上選了一陣子乳酪。(我插播抱怨一下腦袋,記不得上次朋友嘟往嘴上的乾酪名,真是有點麻煩。)晚上十點多,我一手提著筆電,一手提著無籽葡萄、奇異果、半硬質乾酪、氣泡酒、煙燻鮭魚、堅果、麵包、還有店員請我試看看的餅皮和芥末蒔蘿醬,慢慢走回家。

隔天接近中午抵達露營區,立刻霸佔外頭的木桌椅,向上的大力往外甩出白色桌巾,開始建造、堆疊出餐桌小城市,接著坐上木椅,很粗魯的選了麵包、很粗魯的塗上醬料,再橫丟上煙燻鮭魚片,粗魯的擺上堅果和不等大小乾酪塊。當然,如你想像,每一口的味道是不一樣的,畢竟我很粗魯。所以舌頭時而體驗芥末蒔蘿醬滑順濃香的滲入餅皮,時而感受到堅果碎粒和鮭魚片軟嫩的衝突口感,我開始好奇、期待下一口送入嘴裡的是什麼樣的新味道了!

題外話,我覺得這種粘版很好用,因為切一切可以不用再洗一個盤子。還有,你不覺得麵包碎屑就應該散落在麵包旁邊嗎?就像魔杖在喊完咒語後,都會彈出的亮粉一樣。想要哪裡出現,就應該從源頭下手,哪裡才會隨之來。

把喜歡的食物帶來山裡的我,就這樣在這個餐桌小城市玩了整整下午,還有喝不會醉的氣泡酒,所以腦袋清楚的出現那天導演對我說的話。

「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,都不需要害怕妳會改變妳自己。因為所有的災難會幫助妳,修剪妳的模樣,更成熟更美。」

看看現在我被社會修剪成什麼模樣了。現在喜歡放任腦袋超過邊緣的獨立運作,那種「反正沒有人懂也沒差」的死小孩運作方式,同時也喜歡欣賞自己靈魂中越來越獨立的質地,是精準的、明確的。不過,那種獨立質地,可能不像多數人覺得獨立,就是和艾瑪華森一樣,站在聯合國的講台上,或是,像是綁著女性主義的頭箍站在鏡頭前。在我眼裡啊,獨立不是霸道蠻橫的尖銳,而是溫厚療慰的曲線。曲線可以在矩正外圍畫圓,也可以自由穿過點點之間的空隙。它不需要依附他人,也不害怕受影響,因為它是清晰的、透明且純粹的、明亮但不刺眼的。

什麼是我呢?

是時常站在繁雜困難、沒有盡頭的山上經常性的皺眉,是在大人世界中,搜集了好多個摔個踉蹌的自己之後,卻更常因為簡單感到富足、因為美食感到愉悅,因為意識自己的存在而感到幸福,這樣的我。

 

 

嗨!我是晚期,謝謝你看完這篇,我花了1/3篇幅在讚美自己的文章。希望你也喜歡現在正在路上,所以有點狼狽(或是素顏)的自己:)

 

第二章|溫水

這些可能是你想知道的資訊:
01 露營地點:宜蘭 那ㄧ村 Nayi Villa
02 相機:Sony a6400
03 修圖/排版軟體:Adobe Lightroom, Photoshop, Illustrator
04 去哪買乾酪:推薦方便的JASONS Market Place
05 乾酪食用方式:可以配堅果、葡萄、氣泡酒。

 

 

 

本篇文章參考資料:
1.淺談-法國起司與葡萄酒的搭配
圖文:WanChi (若需使用請標註或告知,謝謝。)
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ey,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
1.加入粉絲團,或是Instagram。
2.訂閱新文章通知
邀請你成為我繼續寫文的動力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